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麻辣财经:新财长新行长“首秀”,干货都在这儿了!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3-26 14:04

麻辣财经

3月25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开幕式举行,各项议程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刚刚上任的中国财政部长刘昆和央行行长易纲,在论坛上亮相并发表演讲,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

新任财长和央行行长的“首秀”,谈的内容分别是“全球视角下的中国财税体制改革”和“供给侧结构改革中的金融政策”。麻辣财经整理出了两篇讲话的重点和要点,干货都在这儿了,一起来看吧!

财税体制改革有大动作,涉及百姓切身利益

关于各国财政制度,刘昆认为,一国的财政制度必须符合本国的基本国情,适应不同发展阶段的要求;必须处理好效率和公平、增长和分配、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以及不同层级政府间的财政关系,科学合理配置财政资源,促进实现国家发展战略目标。

刘昆介绍,过去五年,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之一,财税体制改革深入推进,现代财政制度建设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现代预算制度主体框架基本确立,税收制度改革取得重大进展,财政体制进一步完善。

特别是全面实施营改增试点改革,起到一举多得的重要作用:推动了构建统一简洁税制和消除重复征税,有效减轻了市场主体负担,拉长了产业链条扩大税基,促进了新动能成长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带动增加了就业等。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推动中国经济实现了高速增长。今后一个时期,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仍然要靠改革开放。”刘昆表示。

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包括:

建立权责清晰、财力协调、区域均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将重点推进教育、医疗卫生、交通运输、环境保护等分领域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促进各级政府更好地履职尽责,提高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效率。同时,抓紧制定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方案。

专家认为,这些领域涉及基本民生支出,关系到百姓切身利益,花钱必须要保障。“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把中央和地方钱该怎么出划分清楚,有利于增强政策的稳定性,更好地兜牢民生底线。

就在上个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改革方案,对基本公共服务领域中央与地方共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进行明确划分,改革共涉及18个事项,包括义务教育、学生资助、基本就业服务、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障、基本卫生计生、基本生活救助、基本住房保障等八大类。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建立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全面实施绩效管理。“绩效管理覆盖所有财政资金,体现权责对等,放权和问责相结合。今年将制定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指导性文件。”刘昆表示。

麻辣姐理解,全面实施绩效管理的目的,就是要提高财政资金的配置和使用效率,“花钱必问效、无效必问责”。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好钢用在刀刃上”,纳税人的血汗钱不能“打水漂”。

今年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刘昆介绍,今年将按照三档并两档的方向,调整增值税税率水平,重点降低制造业、交通运输等行业税率,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改革个人所得税制度,根据居民基本生活消费水平变化,合理提高基本减除费用标准,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

同时,加快推进单行税法的立法工作,力争年内完成契税法、资源税法、消费税法、印花税法等草案的起草工作。

货币政策稳健中性,扩大开放与防风险并举

“当前金融方面的主要工作,可以概括为三句话:第一句话是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第二句话是推动金融业改革开放,第三句话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保持金融业整体稳定。”新任央行行长易纲表示。

易纲介绍,2017年以来,货币政策更多关注质量的提高,在保持对实体经济较强支持的同时,更加侧重为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创造条件,助力经济提质增效。下一步,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稳健中性,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总量上要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M2、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没有对M2和社会融资规模提出预期数量目标,这是体现高质量发展要求的新变化。”易纲说,在控制好总量的前提下,结构上将更加注重质量的提高,适当地、有针对性地支持经济中的薄弱环节,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比如,对社会资本参与较少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适度采取“精准滴灌”,加大对扶贫、小微企业、“三农”、“双创”等普惠金融及绿色金融的支持,尤其向深度贫困地区作一些倾斜,助力打好精准脱贫、污染防治攻坚战。

“扩大金融业开放,提升金融业竞争能力。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证明,越开放的领域,越有竞争力;越不开放的领域,越容易落后,而且还不断累积风险。”易纲表示。

“我们已放宽了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限制,明确了银行卡清算机构外资准入政策,同时进一步放宽银行、证券和保险业股比限制。”易纲说,未来还将继续推进放宽市场准入等一系列的改革。当然,放宽或取消外资股比限制,并不意味着不要监管。实际上是内外资一视同仁,内外资受到同样的审慎监管。

目前,中国面临的一些潜在金融风险主要体现,一是宏观上仍然存在高杠杆风险,二是部分领域和地区金融“三乱”问题仍然突出,三是少数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存在风险。如何防范化解这些风险?

“对于这些风险,我们要提高警惕,但同时应当看到,中国有很好的条件做好金融风险防控工作。”易纲表示,下一步将继续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稳中求进,依法合规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具体举措包括:一是稳住宏观杠杆,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稳步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使社会整体债务增长较快的情况进一步平稳下来,抑制风险隐患累积。二是从防范系统性风险角度支持财税体制改革,健全地方政府债务融资新体制。三是进一步明确“监管姓监”,加强和改进金融监管,尽快补齐监管短板。四是坚决取缔非法金融活动,清理整顿各类无照经营和超范围经营金融业务,未经金融管理部门批准,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金融业务。(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责编:张晨宜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