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麻辣财经:银保监会治乱象,剑指金融机构“DNA”!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4-20 16:37

麻辣财经

日前,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中小银行及保险公司治理培训座谈会上强调,银行保险机构要将持续健全法人治理结构作为打好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要抓手,加快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金融企业制度,不断提高公司治理有效性,真正实现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会议传递出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金融治乱,在完善监管制度体系设计、强化监管力度、净化市场环境的同时,也将剑指金融机构主体自身的肌体健康——公司治理,不允许“先天DNA”有严重缺陷的金融机构存在。

   近年来银行保险企业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哪些弊病?目前有哪些监管规范?接下来的整饬会在哪些方向发力?麻辣姐采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

“坏孩子”野蛮生长,根子在于公司治理结构垮塌

把公司治理不完善,说成是一些银行保险企业的“先天DNA缺陷”,这并不是麻辣姐的“发明”。

2016年,一些保险机构在资本市场频频举牌、在银行渠道大肆售卖短期高收益投资型保险时,时任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就警示风险,提出公司治理结构缺陷是激进经营乃至个别保险机构违规违法的基因。

“现在看,治理结构缺陷不是‘不小心’,而是主观故意为之。”南开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系教授朱铭来指出,从表面上看,好像是经营方式出了问题,比如盲目扩张导致负债率高、偿付能力不足、提取准备金不足,违规用保费循环注资、并购,高风险投资驱动高收益型产品、销售误导等等,但追根溯源,其实就是公司治理结构垮塌:大股东投资保险公司,本不是钟情保险业务,而是把保险公司作为圈钱的工具,保费收上来,“支援”母公司麾下的其他子公司,或者将稀缺的保险经营牌照拿到手后转售,二次套利。

“从今年初爆出的安邦违规违法案件看,这类企业从一开始,所谓的‘公司治理’就形同虚设,实际控制人凌驾于公司治理之上。一个人实际控制若干股东,甚至这些股东表面独立,实际上都是‘亲兄弟’,股权层层嵌套、关联交易频出,公司的所有经营决策,实际上成为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个人意志。”朱铭来认为,这样的金融机构隐患重重,不仅自身发展根基不稳,对资本市场、金融行业来说,也是一颗“定时炸弹”。

中小金融机构公司治理结构乱像,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上世纪末以来,中国银行业通过股份制改造,陆续建立起了现代商业银行的治理架构,并取得了相当的成绩。但由于一些历史性原因,以及监管体系的不完善,中国银行业尤其是数量众多的中小银行公司治理仍有缺陷,“形似而神不似”的问题普遍存在,成为诸多重大风险的根源。

“首先是内部人控制问题突出。其次是股权管理存在短板,难以遏制大股东控制。三是公司治理架构运转不畅。”曾刚表示,虽然我国逐渐放宽了对于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的限制,但部分地方财政和国有企业仍在地方中小银行中占据着绝对控股地位。此外,也有不少中小银行股权高度分散,缺乏实质性的控股股东,导致了商业银行公司治理效率的低下,并容易产生内部人控制问题,造成治理失误和严重的道德风险。

还有,董事会与高级管理层之间的职权划分不清,由此引发的矛盾往往会导致管理混乱。监事会缺乏体制机制上的保障,部分职能也逐渐移交给了董事会,对董事会和高管层难以形成有效的监督约束。

此外,信息披露不充分,导致利益相关方难以了解银行的经营实情及潜在风险,不能并对银行的经营实施有效监督。激励约束机制不健全,导致经营行为短期化,缺乏权力制衡的经营层有较强的动机从事机会主义行为,加大银行的潜在风险。

健全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结构,剑指违规乱象

此次银保监会座谈会提出,我国银行业和保险业公司治理还存在明显不足,特别是中小银行和保险机构的问题表现得更为突出:一些机构的股权关系不透明不规范、股东行为不合规不审慎、董事会履职有效性不足、高管层职责定位存在偏差、监事会监督不到位、战略规划和绩效考核不科学、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迫切需要进一步加强等方面。

会议对持续健全银行保险机构法人治理结构,提出了十大要求:进一步深化银行业和保险业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严格规范股权管理;加强董事会建设;明确监事会法定地位;规范高管层履职;完善发展战略规划;加快建立有利于可持续发展和战略目标实施的业绩考核机制;完善风险管理机制;勇于承担社会责任;持续加强公司治理监管。

事实上,一场剑指公司治理的监管战役,去年以来已经在谋篇布局:

为落实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今年1月,原银监会印发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对违反规定未经批准持有银行股权、入股资金来源不符合自有资金要求、违规代持、股权结构不清晰、违规开展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以及滥用股东权利损害银行利益等现象,做出有针对性的监管规定。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就是要通过穿透式监管,识别股权的最终受益人,使之阳光化,露出水面,严格监管和杜绝股权代持有、隐形股东的情况。不管关联、代持还是隐形股东,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谁是最终受益人,最终受益人必须承担股东责任。

今年3月,原保监会发布《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针对保险业存在的一些问题,对原办法做了大的修订和补充完善,比如;新办法大幅提高投资保险公司门槛,将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从51%降低至三分之一,并明确对股权实施分类监管。

不久前,原保监会下发多份清退保险公司违规股权的行政决定书,涉及昆仑健康险、利安人寿、君康人寿、华海财险和长安责任险等。

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加大对股东行为的监管力度,明确退出机制,对违规股东视情节采取责令转让股权、撤销行政许可、限制投资保险业等监管措施,坚决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曾刚认为,中小银行需要强化风险治理,进一步完善内部控制体系。董事会要制定清晰、严格的风险管理战略,建立全面的风险管理体系,确保高级管理层能有效识别、计量、监测、控制并及时处置中小银行面临的各种风险。

“客观上看,国内银行业的薪酬机制一定程度上存在短期化、单向性、与风险约束脱节的问题,容易诱发道德风险和短期行为。”曾刚说,要正确处理短期回报与长期发展的关系,制订可持续的利润分配政策。在追求股东价值最大化的同时,统筹考虑客户、员工、社会公众等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未来要特别注意发挥独立董事、专业委员会的作用。”朱铭来表示,过去保险业的监管规则中,只要求成立审计委员会、薪酬委员会,大的国有保险公司专业委员会比较多,“法定”之外还有很多特色专业委员会,都发挥了积极作用。“民营中小公司在专业委员会设置方面就很随意,需要改进。此外之前独立董事由大股东提名,无法代表中小股东的利益,这一点在新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中有所改进,未来独立董事能否更好地发挥作用,值得期待。”(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责编:杨知然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