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麻辣财经:都在去杠杆,为何还要增加小微企业贷款?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06-25 15:44

麻辣财经

6月24日,定向降准的消息如期而至。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同时,下调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此次定向降准,总共可向市场释放资金约7000亿元,这一力度超出市场的预期。释放出来这么多资金,银行将用它来做什么?

既然是定向降准,那么资金肯定有定向的用途和目标。央行表示,对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降准,可释放资金约5000亿元,主要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同时撬动相同规模的社会资金参与。

对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等降准,可释放资金约2000亿元,主要用于支持相关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发放小微企业贷款。

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是降低企业杠杆率的一项重要举措,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减少企业债务负担。可是,还有2000亿元用于支持相关银行发放小微企业贷款,这就不是去杠杆而是在加“杠杆”,这个问题该怎么理解?

“增加小微企业融资,与去杠杆并不矛盾。因为企业杠杆率高,主要是指大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而小微企业杠杆率并不高,甚至长期存在贷款难的情况。”财政部金融司司长王毅表示,现在我们需要做结构性调整,是在总体降低企业杠杆率的同时,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给小微企业“输血”,意在增强中国经济的内生动力

小微企业是吸纳就业的主力军和主渠道,有很多成长型企业,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企业成长既需要好的市场环境,也需要强有力的资金支持。给小微企业“输血”,就是在夯实宏观经济稳中向好的基础,进一步增强中国经济的内生动力,意义重大。

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会议确定了五条措施:

1、增加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要高于各项贷款增速,有贷款余额户数高于上年同期水平。

2、从今年9月1日至2020年底,将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由1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80%,其中支持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及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50%。

3、禁止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贷款收取承诺费、资金管理费,减少融资附加费用。

4、支持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

5、将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纳入中期借贷便利合格抵押品范围。

其中,第4条措施就是定向降准,提高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供给。其他几条措施归纳起来,主要有这样几层意思:小微企业贷款增速要提高,贷款户数要扩大,不合理的收费要取消。还有,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八成以上的担保业务必须是小微企业。

小微企业是发展的生力军,是就业的主渠道,也是创新的重要源泉。数据显示,到今年5月,我国小微企业名录中收录的小微企业达到8700多万户,其中个体工商户近6000万户。全国80%以上的就业岗位,是小微企业创造的。

我国小微企业数量多,在吸纳就业方面具有天然优势;但也有“体量小”、抗风险能力弱的天然劣势,需要政府给予更多的支持,这也是国际通行做法。早在今年4月,我国就出台了多项为小微企业减税降费的新举措,促进扩大就业,鼓励科技创新,全年可为小微企业减负600多亿元。

缓解融资难融资贵,要让小微企业有切身感受

“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们努力了许多年,应该说取得了积极进展,但并不是非常理想。我们应该下更大力气、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来解决这个世界性难题。” 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只有解决这个难题,中国经济才有新的发展动力,才能够实现可协调、平衡的发展。

小微企业和初创企业可抵押资产少、信用记录不足、信息不对称,影响了市场信贷投放。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通过政府增信来分担风险,是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又一重大举措。

由中央财政发起、联合金融机构共同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首期募资不低于600亿元,采取再担保、股权投资等形式,支持各省开展小微企业融资担保业务。初步测算,今后三年基金累计可支持相关担保贷款5000亿元,约占现有全国融资担保业务的1/4。

财政部金融司司长王毅介绍,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的初衷,就是为了解决小微企业初创阶段,在信贷市场上天然不利地位,提升它的信贷可获得性。基金的定位是准公共产品,实行市场化运作,不以盈利为目的,实行再担保费率优惠。对小微企业来说便利程度、贷款可获得性更高。

“基金运作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个初心和使命,就是政府增信、信用担保,保本微利、不贪快钱。” 王毅说,融资担保行业是高风险、低盈利的行业,当市场发生波动的时候,有的基金耐不住寂寞去配资,去炒房炒股,往往血本无归。这种事情,政府性融资担保基金绝对不能干。

中国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已经达到31.76万亿,今年一季度新增了0.96万亿,小微企业贷款户数已经达到1545万户。

缓解融资难、融资贵,还需要推动小微企业贷款续贷政策落地,既要第一次贷款不难,还要第二次贷款不难。同时,要解决“过桥”资金抬高周转成本的问题,使续贷成本降下来。力争年底之前,使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在现有基础上再有明显下降,带动整个社会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进一步下降。

缓解融资难融资贵,不光要看账面数据,更要看小微企业、市场主体的切身感受。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力争到三季度末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有较明显降低,确保今年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今年年底,有关部门和机构要就问题向国务院专题报告。

时间表都定好了,接下来就要抢时间争速度,把各项政策举措落实到位,真正解决问题、见到成效(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李丽辉)


责编:唐晓蓉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