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微信订阅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怎么治“新衙门作风”,武汉率先做出了示范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08-11 16:14

人民眼.jpg

       何谓“新衙门作风”?

      今年初,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这样说过:近年来,我市机关作风有了明显好转,但一些单位、一些干部作风老问题还没根本解决,又出现了“新衙门作风”——服务不到位、进取不积极、工作不落实、担当不主动……问题尽管发生在少数单位、少数干部身上,但影响很坏,危害不小。

       比如,机关“门难进、脸难看”现象明显少了,但“只微笑不办事”的问题增多了;“吃拿卡要”明显少了,但“不贪不占也不干”的现象增多了;有的干部当“太平官”,怕担风险不愿改革,怕出事宁可不干事,即使有上级文件要求,但没有实施细则、会议纪要或领导批示,就拖着或顶着不办……

2016年,武汉市民意调查显示,对所接触的党员干部,认为存在消极怠工、“为官不为”现象的受访者比例,较上年上升7个百分点。同年,全市发现并处理不作为等庸懒散问题人数,也比上年增长3个百分点。

“‘新衙门作风’是阻碍武汉赶超发展的绊脚石!”今年初,新一届武汉市委履职伊始,迅即向“新衙门作风”宣战,一场整治风暴呼啸而来,震动全城:今年上半年,武汉市治庸问责办公室共问责了892人!

downLoad-20170811144040.jpg

祛“冷漠症”:网上网下齐发力 

申请居家养老,被要求开“独居证明”,找社区被拒绝,只好找熟人找关系办理,不料因少写“系独居”三字,还得重开,花了20多天,跑了20多趟,老人才办完所有材料。遭不遭罪?

       老人叫黄菊兰,家住武汉洪山区南湖社区,现年75岁。7月17日,她的遭遇在武汉电视问政栏目曝光。

       这就是典型的“冷漠症”。整治“新衙门作风”,首当其冲是治“冷漠症”。

       武汉是电视问政的先行者,至今已开展8年。问政现场,一排各部门各区的头头脑脑们当考生,市民、主持人当考官,现场抛出曝光问题的短片,把这些一把手们问得“如坐针毡”“下不了台”。每个工作日,武汉聚焦一个作风方面的具体问题,在电视上曝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同步开辟专栏。电视问政周周有,看热闹的戏剧效应下降了,立竿见影的监督效应则在增加。

       武汉市民徐红霞报警追查失窃的电动车,民警到现场查看了视频监控,获取了嫌疑人体貌特征,还了解了嫌疑人可能藏身之处,但就是迟迟不追捕。窝不窝心?这件事被曝光后,武汉警方随即从今年3月起至12月底,在全市展开“万名警察进社区聚力破小案”专项行动。

       武汉还创新运用“网上群众路线”治理“新衙门作风”。今年5月在全国率先成立“网上群众工作部”,强化互联网思维,倒逼“民有所呼、我有所应”一键加速。

       如今在武汉,网上信访约占信访总量的3/4,成为群众建言献策、反映诉求的主渠道。

    “新官要理旧账”,武汉要求市级领导干部带头抓,今年10月前基本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和重点信访问题。30位市领导带头化解60件最难的“钉子案”“骨头案”,490名区局级领导干部牵头成立1405个工作专班,包案化解1812件信访积案。

破“潜规则”:马上办、网上办、一次办 

      检查前要派车去接,还要用烟酒水果打点,不给检查人员好处,企业难过关;而只要现场检查过关了,事后监管几乎没有——多家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近期向武汉纪检部门举报,反映申请办理第三类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时遇到“潜规则”。

  武汉一手推行“马上办、网上办、一次办”(以下简称“三办”)审批改革,对部门手中权力和相关利益动刀“割肉”,给权力寻租的“潜规则”釜底抽薪一击;一手推行干部结对企业当贴身“服务员”,给“没了好处也没了动力”的“潜规则”当头一棒。

  7月31日,武汉在市、区政府门户网站公布全市首批9653项审批服务“三办”事项清单,其中平均每个市级事项办理时间压缩10.6天。这标志着聚焦企业和市民办事难、办事慢、办事繁的“三办”改革创新正式落地。

  在东湖高新区政务服务局局长李世涛看来,缩减的不仅是时间,还有惯常存在的“绿色通道”。李世涛认为:“存在‘绿色通道’,就代表正常办事流程还有不方便之处。不设‘绿色通道’,也自我杜绝了各种‘走后门’的可能。”

       谋发展,需要干部从“官老爷”思维变成“服务员”思维。今年以来,武汉把服务企业作为转变机关作风的标杆性工程来抓,要求每名干部至少对口联系一家企业或一个项目,“有事立马到、无事不打扰”,并把服务企业作为干部考核的一项长期内容。

    武汉制定了损害经济发展环境行为问责暂行办法。从招商引资、行政审批、市场监管和服务、损害经济发展环境投诉办理四个方面,规定了31种应当问责的具体情形。

治“假把式”:随机暗访+作风评议 

     “昨天出了一身热汗,两身冷汗。”2月26日,江夏区委书记王清华在微信朋友圈写道。

       让他出一身冷汗的,是前一天上午陈一新“临时起意”的随机调研。

       好在毛家畈村包括村支书在内的3名基层干部正在加班,一番询问对答如流。冷汗未干,陈一新又要到东湖街村党群服务中心调研。“下车前陈书记问我有没信心,还真没敢回答有,又出了第二身冷汗。”王清华说,好在这次村支书也在岗。

       市领导轻车简从的“随机调研”,常让各区各部门领导“既冒冷汗又受教”,坦言日常工作状态“必须经得起直播”。

       除了暗访,武汉还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作风评议活动。

       去年10月开始,蔡甸区针对一些基层单位存在的服务意识不强、工作质量不优、群众公认度不高等突出问题,面向全区291家基层单位开展“十佳十差”民主评议活动,给尸位素餐的“假把式”亮“红黄牌”。

       今年2月,5名“十差”单位负责人被免职,5名被通报批评。与之相对,经过组织考核后,符合任用条件的“十佳”单位负责人将被优先提拔使用,目前已有两名干部进入组织考察程序。

       如今,这种剑指“新衙门作风”的民主评议机制已从蔡甸区复制推广到武汉市。今年,全市拥有审批权、执法权的机关处室和基层站所,全部被纳入评议范围。武汉规定,同一单位连续两年被评为“不满意单位”的,主要责任人就地免职。

       最大的“紧箍咒”,无疑是“把‘官帽’用在激励干部为党和人民干事业上”。

     “干多干少不一样,干好干坏不一样。”武汉明确提出,对3年内考核没有一次被评为优秀单位的,其主要负责人不得优先提拔;对3年内没有一次被评为优秀的干部,不得优先提拔。(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民眼工作室 禹伟良 田豆豆 程远州)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