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微信订阅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沸腾吧,全球化的辣椒!|睡前聊一会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10-10 20:19

思聊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前两天,麦当劳在美国推出超级限量版的四川辣酱,引发美国人民的尖叫和排队狂潮,因为供应时间就一天,有人甚至因没买到举牌抗议。这真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难道美国也对川味爱得辣么认真,要成为又一片“辣辣land”?

原来,辣酱只是调料,动画才是主食。正如1998年麦当劳为配合动画电影《花木兰》首次推出四川辣酱,这次营销同样是动画片《瑞克和莫蒂》的附属品。据说,19年前排队买辣酱的人长大了,又领着自己的孩子排队买辣酱了。不管这款辣酱是否正宗,“四川”这个中国内陆省份,也确实可说是蹭到了热点。而更多人,可能也会注意到一个走出去的“麻辣中国”。有口味清淡的日本朋友来国内大学交换,刚开始很不习惯麻辣香锅,交流完却满是依依惜别;在美国,中国的辣道带来新的饮食冲击,一道夫妻肺片或辣子鸡的色香味足以让老外垂涎三尺;几年前,当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在成都街头一点不生疏地吃起火锅,背后是辣油在英国四溅、越来越多英国人爱上火锅的文化背景。

这确实让人感慨。辣椒是西方世界的舶来品,明中后期才传入中国,以致今天四川人还把辣椒称为海椒,甚至有人信誓旦旦:四川人吃辣椒的历史一定在喝国窖1573之后。400年过去,文化交融的步子无疑更快了。外来的辣椒在中国遍地开花,中国本土的麻椒也撒向世界,在纽约坐进“巴适成都”“官府川菜”这样的馆子,人们简直可以吃得乐不思蜀。而世界各大机场的安检员们,透过X光机,必定也看穿了中国留学生老干妈辣酱里盛满的乡愁。

一沙一世界,一粒花椒也是一段世界史。研究全球史的专家自然不会放过食物地图标记出的全球化脚步。事实上,反观国内,辣的传播也同样有重要的文化时间节点。有美食家就曾讲到过,抗战爆发,不少京沪人士举家西迁重庆、成都等大后方,那时,辣是一种离乱的滋味。然而,当战争结束,青春作伴还乡之后,川味早已难逃。那口带着辣味的锅在中国大地上滋滋作响,川菜就这样更加风靡起来。

岂止是这一段历史呢?革命年代,湘鄂赣官兵嚼着辣子出来,辣是革命的火红,是忘不掉的激情,是“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而对于后来远赴台湾的上百万人来说,一罐郫县豆瓣酱是制作川味牛肉面的必需品,辣是可以一口呵出的大陆,是念兹在兹的乡愁;而随着八十年代以来人口流动加剧,麻辣成为了劳务输出之外意外的文化输出,成为了当代中国饮食变迁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不难发现,辣味正用它那最独特的刺激性味道,标记了战争与和平,流动和守望,记录了历史变迁。

其实,辣文化也在流变。辣椒花椒作为一种香料,曾经最主要功能是御寒与掩盖不新鲜的腐味,但今天,辣的阶层属性没了,吃辣是一种性格、一种心情。四川美食家石光华说“饮食上,我推崇清淡又迷恋麻辣;做人上,我心向平淡又爱与人争执”,敢于表达、敢于和世界打交道,辣是这个时代的奔放;而据说卫龙辣条年销售额高达45亿,年轻人更爱说“没有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忧愁”,辣,又成了热闹、刺激、充满烟火味的生活。

如果不是《舌尖上的中国2》,大概很少有人知道雷山鱼酱,这款产自黔东南的辣酱,在节目播出的当天就引发了海量搜索,而猎奇的人们惊讶地发现,我们的大淘宝居然没有!以致当时各路商家上演了一场抢夺货源的速度战。从这个角度来说,新味道一直在被发现。而发现一种味道,就是补上一块文化拼图,接受一种他乡味道,就更容易对异质文化包容。今天,中国东酸西辣、南甜北咸的美食地图,大有被辣撬动的趋势,而400年前的美洲辣椒与今天的四川辣酱,所熬制的人文交流的浓汤,还将继续翻滚扩散开去。

沸腾吧,一路向西的川味!(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思聊工作室 何鼎鼎)

责编:孟晨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