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环视听】中央党校教授解析十九大经济热点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11-30 17:07

72140_500x500

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了“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近日,“环视听”记者就相关话题采访了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宏观经济教研室主任陈启清教授。

两个“10万吨自重车子”的速度

作为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宏观经济教研室主任,陈启清的日常工作,就是对国家大的经济思想、经济战略进行理论思考,从学术、学理的角度将这些思想进行梳理,讲给党校的学员听,他称之为“用学术讲政治”。因此,研读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和新提法成了他的专长。“总书记的很多讲话里都贯穿着一种非常重要的大历史观,他特别善于用广阔的历史视野来观察、研究,来做一些战略安排。”陈启清说。在采访中,记者也深刻感受到了这样一种历史视野。

“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开幕会上的话语掷地有声。今天,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但很多人可能并不清楚,我们到底要复兴到什么样的程度?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已经走了多远?陈启清认为,从经济的视角来看,我们虽然“还在路上”,但实际上已经开启了一个非常伟大的征程。

中国是一个辉煌的文明古国,历史上曾经创下中国经济规模占世界1/3比重的高点。陈启清说,按照《世界经济千年史》的作者麦迪逊的统计,约从1500年到1820年前后,中国GDP位居全球第一。但是从1820年开始,中国GDP占世界的比重开始迅速下降,影响力逐渐减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这个下降的趋势得以止住,但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才真正得到反转。

十九大报告指出,过去5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从54万亿元增加到80万亿元,稳居世界第二,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陈启清说,虽然近几年,中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但势头仍然良好。对于一些唱衰中国经济的悲观言论,陈启清非常不认同,他用一组数据来反驳:人类诞生到现在,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GDP超过10万亿美元,一个是美国,一个就是中国。美国是在2000年的时候GDP超过10万亿美元,当年它的GDP增速是4.1%,结果次年就掉到了百分之一点几。2014年中国的GDP超过了10万亿美元,但之后几年的增长速度仍保持在7%上下。

“这是了不得的!这相当于两个车子自重都是一样的,美国这辆车子自重增加到10万吨的时候,它几乎没有加速度了,我们的车子到了10万吨还能以接近7%的增速往前冲。从1978年到现在,这40年我们扭转的是100多年的趋势,你说这40年会到顶吗?”陈启清打趣,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讲便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我们今天所做的工作,每一天的付出都在扭转一个持续了130年左右的中国经济影响力下降的趋势。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中国人所从事的工作,在今天这样一个大历史视野当中所展现出来的意义。这个意义是非同凡响的。”

 把“燃油动力”置换为“新能源动力”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进入新阶段,光跑得快不够,还要跑得好,跑出花样来。”陈启清对此这样解释。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需要培育新动能。原来,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陈启清算了一笔账,我国在2000年的固定资产投资是3万多亿元,2016年增长到60万亿元,年均增长速度是19.9%。2016年的投资增长速度是8.1%,即使按照8%的增速来测算,2017年到2019年三年的固定资产投资至少需要209万亿元。陈启清觉得,投资这个驱动力开始进入一个两难选择当中。“你把钱投进去,信贷就会增加,信贷一增加货币就会增加,货币一增加价格就往上跑;固定资产投资出来了,负债就会增加,负债一增加杠杆就会上升,杠杆一上升‘去杠杆’就会成空谈,债务风险又会增加。”


新[兼容模式]-22.jpg

陈启清认为,当投资的量进入今天这样一个数量级之后,这个动力再不置换就会出问题。“用什么置换?我们必须把‘燃油动力’置换为‘新能源动力’,很重要的就是要依靠科技的力量。美国这几十年的经济得以稳定增长,实际上就是靠科技创新的力量不断实现动力升级。”

这种技术的力量蕴藏的增长空间是巨大的。陈启清告诉记者,按中国今天的劳动生产率计算,一个劳动者每年创造出来的财富是23486美元,而中国台湾是99681美元,美国是118960美元。“大家都说中国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勤劳最聪明的,为什么我们今天人均才创造了这么少的财富?如果我们能赶上台湾的水平,那我们的GDP还有很大增长空间。”

在他看来,要实现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主要靠人口素质的提高,今天我们恰恰在这个方面是具有巨大优势的:每年培养760多万大学生,工科的大学生数量也是全世界最多,这使得我们拥有全世界最大的研发人员队伍。过去我国出口以纺织品等一些低端消费品为主,有一种说法称,卖8亿件衬衫才能换回一架飞机。而近些年,随着技术升级,中国制造也正向中国创造迈进。“中国高铁在海外频接大单,国产C919大飞机首飞成功,这种出口结构的改善就是创新驱动的典型。”

时间的力量不可小觑

今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短短三天之内,中美双方签订了超过2500亿美元的投资和采购大单。陈启清看到的,不只是两国元首站在一起时的那种大气、从容,更是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的日益提升。

如今,中国对于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0%。陈启清也明显感到,世界正以不一样的目光看待中国。他告诉记者,最近,他有同事去美国考察,在常春藤大学见几个美国官员的时候,他们甚至发出了“我们希望习大大来领导我们”的呼喊。“今天面对美国我们真的不着急,着急的是美国。在GDP这个赛道上,中国在迅速地追赶美国。美国从建国以来到成为GDP全球领袖,它从来没有感受到一个选手在跑道上如此近距离地靠近它,现在它有一种保持领先的压力。”

为了讲好课,陈启清一遍又一遍研读十九大报告。他说,这个报告蕴藏着一个“时间的逻辑”。“十九大报告所指引的方向是关乎中国未来几十年发展的战略安排,但在其中,我们看不到着急感,看到的是一种定力,是一种时间的力量。”

纵观世界各国的发展,时间的力量不可小觑。陈启清说,美国的强盛靠的就是经济增长呈一个典型的L型,保持着长期稳定的增长。上世纪40年代,美国经济经历了一个下滑,之后的70多年几乎保持了年均3%左右的稳定增长。德国在上世纪70年代高速增长期过去之后,也保持了长达40多年2%上下的增长,呈一个斜L型。而反观日本经济,在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分别发生了两次阶梯式衰退,现在之所以一蹶不振,就是因为没有保持长期稳定的增长速度。“我们现在还保持7%左右的稳定增长,要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最重要的武器就是时间,时间在我们手里。我们完全可以用时间去换取未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的成就。”

陈启清又算了一笔账,从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就算我们的GDP每年增长5%,到那时我们的人均GDP也可以达到3万美元左右,完全可以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所以中国今天拥有这么好的大局,不要着急,要用好时间这个武器。这个逻辑在十九大报告中是非常重要的。”

“一夜暴富的时代过去了”

11月21日,国家互联网金融整治办公室紧急下令停批网络小额贷款牌照,可见金融行业潜藏风险依然严峻。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学金融出身的陈启清,和记者聊起了他的看法。

环视听:在您看来,中国金融领域目前最大的风险点在哪里?

陈启清:我自己觉得最大的风险点是不透明。近些年由于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出现了很多金融创新产品,各金融机构混业经营趋势也更明显,有些产品在设计、创新上脱离了监管的要求,存在一些不透明。这种不透明会增加信息不对称,给整个系统带来很大的信用风险。从宏观上说,没有人知道这个复杂系统下的具体风险点在哪里以及它是如何传递与转移的;从微观上讲,消费者买了理财、信托等产品却很可能不知道这些钱真正被拿去做什么,比如易租宝等P2P公司的倒台就是典型的案例。

环视听:近几年,国家在金融监管方面可谓作风强硬。在证券领域,2月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曾放话要把一批金融大鳄逮回来,随后“野蛮人”姚振华被罚,最近赵薇夫妇也被罚禁入市场5年。您对国家金融监管的态势怎么看?

陈启清:资本市场的一系列监管措施实际上贯彻了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就是以人民为中心。这个理念在十九大报告中是十四个方略之一,也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当一个国家真正富起来的时候,对风险的关注和防控意识一定是上升的,国家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成立就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

环视听:今年上半年,我们采访过一位经济学家,他认为,中国的股市开始回归基本面了。您觉得呢?

陈启清:肯定是要回归的。这一方面得益于监管者对于市场上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另一方面一些优质的企业在市场和投资者中的认可度迅速提升,投资者肯定是“用脚投票”的。

环视听:但也有人说,现在在股市想赚大钱更难了?

陈启清:我在讲课时也经常跟人交流,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到目前这样的阶段,大家还是要剔除暴利思维,因为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像十九大报告说的,我国经济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对经济增长速度的要求没有那么高了,大家还是得拉长时间,获取一些平稳收益。

环视听:十九大报告中也提到了要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但实际上资本还是倾向于那些高泡沫、挣快钱的行业,是什么原因?如何扭转这样的局面?

陈启清:这里有一个比较,资本倾向于金融等行业是因为投资这一领域的收益要明显高于投资实体经济的收益,而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杠杆率。比如你作为一个投资者,投资金融可能只有10%的收益率,但可以做到10倍杠杆,那就能获得100%的收益;而投资实体经济就算收益率达到15%,但是没有那么高的杠杆,算下来收益还是不如投资金融。资本都是逐利的。所以我们要振兴实体经济,还得从两方面入手:一是把实体经济的收益率抬上去,二是把金融杠杆率降下来。(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王艺锭)

责编:陈婉昭

展开全文

关键字